我们的董事会提名、治理和社会责任 (NGSR) 委员会负责监督惠普的可持续发展计划。NGSR 可能会就惠普可持续发展问题相关政策和计划(包括与气候变化有关的政策和计划)进行审查、评估和报告,并向管理层和董事会提供指导。

全面革新业务,发展更高效的低碳循环经济,有助于解决气候变化带来的紧迫问题,这是惠普可持续发展战略的核心。除了制定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以推动降低业务影响外,惠普还正积极应对贯穿整个价值链的一系列气候相关风险和机遇。

2019 年末和 2020 年初,我们进行了公司内部气候风险评估,包括气候情景分析。我们使用基于数据源组合的 1 和 1.5°C 平均温升1 照常情景分析方法深入分析了 2030 年和 2050 年气候状况。通过评估物理和过渡风险与机遇对我们业务的潜在影响,该评估将为我们的未来战略和管理实践提供参考。2020 年,我们将与业务利益相关者展开密切合作,审查评估结果并确定相关措施。

惠普将气候变化及其他环境、社会和业务风险纳入年度企业风险管理流程的考虑范围。在整个公司的相关职能风险评估和管理活动中,我们持续管理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与机遇。

惠普产品和解决方案的制造、交付及使用需要采用大量自然资源。为实现我们保护地球的承诺,惠普将衡量整个价值链的环境影响,确定待改进方面的优先级。我们是 IT 行业首家公布全部碳足迹的公司,也是首批公开完整水足迹的公司之一。我们的碳足迹和水足迹数据覆盖我们的整个全球价值链,从供应商2 到业务运营及全球数百万客户。通过此流程获得的深入洞察有助于我们不断改进,并为我们生活、工作和营商的社区乃至整个地球和人类创造意义深远的积极影响。

如欲了解惠普气候变化应对措施政策立场,请访问 http://www8.hp.com/us/en/hp-information/global-citizenship/governance/policies.html。 

有关我们的气候战略和协作工作的更多信息,请参阅《2019 年惠普可持续发展报告》:www.hp.com/go/report

1 我们的 1.5°平均温升情景分析的关键输入信息包括:(1) 使用 (a) 共享社会经济路径 - 绿色增长战略情景 (SSP2)  (b) IEA SDS  可持续发展情景 (SDS) 执行的过渡风险评估。(2) 使用 IPCC 第五次评估报告 (AR5)   代表性浓度路径 (RCP) 4.5 执行的物理风险评估。注意:在开始分析时,我们的物理风险分析工具没有纳入 RCP 2.6 影响因素。因此,我们的物理风险评估能够更好地反映 2°情景。

2 本节中与惠普供应商相关的碳足迹和水足迹数据均使用基于产品生命周期评估的预估值计算得出,这些预估值用于通过制造和产品运输进行材料提取。供应链温室气体排放量和取水量数据基于不同的方法(请参阅《2018 年惠普可持续发展报告》,第 42 页)